English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视点动态 » 研究成果 » 产业洞见
解析支付清算行业(1) ── 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3)
 Munger & John          2016-10-14


银行卡是集消费、结算、信贷、理财等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支付工具,是银行为消费者和商户提供的服务。自1985年中国大陆第一张信用卡在中行珠海分行发行以来,刷卡消费已经越来越流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第二季度支付业务统计数据显示,截止第二季度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58.28亿张,其中信用卡发卡数量4.73亿张。全国人均持有银行卡4.25张,信用卡0.31张。庞大的规模背后,相信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个行业背后的商业模式。

本系列文章将从支付清算行业的商业模式、国内外行业状况、主要企业的经营情况及第三方支付对支付清算行业的影响等方面对此进行分析,本文是支付清算行业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


支付清算行业的商业模式
在电子支付出现之前,除了银行卡本身的一些支付功能之外,最常见的就是商家发的支付卡。支付卡最早是出现在百货公司、石油和旅馆等行业,由于客户信用评估以及追偿债务的成本过高,往往只有资本雄厚且能够对客户信用状况进行跟踪调查的企业能够发行该种类型的购物卡,且发卡数量不足以产生规模效应,因而最早的支付卡出现是由于商户希望通过对客户提供信用额度来促进交易的增加。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商业活动的进化,具有专业分工的支付体系逐渐成熟完善,在现代支付体系中,形成了三个主要的部分:发卡市场、清算与转接组织和收单市场。通过专业的发卡机构以及收单机构,银行卡组织提供跨行、跨区域、跨时间的支付清算与转接网络,进行高效率的支付与结算。

发行市场和收单市场组成整个支付清算行业


众所周知,持卡人刷卡消费后会产生一笔手续费。这笔手续费费用将由发卡方、收单方和清算组织按以一定比例分享。以中国银联为例,如果发卡方、收单方和银行卡组织分属不同的三家机构,则发卡:清算:收单的比例通常是7:1:2。假设一个持卡人刷卡消费100元,手续费1%,则银行拿走0.7元,收单方拿走0.2元,支付清算组织中国银联拿走0.1元。
国际上的支付清算组织也类似,以VISA为例,VISA的营收来源于服务利润(Service revenues)和资讯处理费用(Data processingrevenues),前者按刷卡金额收取一定比例,后者按照每笔收取一个固定的金额。根据公开报道和报表,大致可以推算出服务利润按0.05%收取,咨询处理费用每笔0.0525美元。
可见,银行卡组织有类似于“平台类企业”或者“税务机关”的特质:只要你使用我的网络,我就可以雁过拔毛坐享利润。不过,同样是银行卡组织,其运营模式也略有不同。目前,银行卡组织一般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开放型组织,如VISA和MasterCard;第二类是封闭型组织,如美国运通。两种银行卡组织的区别主要在于开放型组织并不涉及发卡业务与收单业务,而是由其会员机构从事发卡以及收单业务,银行卡组织的主要作用是提供信息转接、支付清算以及风险监督与管理的服务。而封闭型组织在其支付卡体系中除了提供清算与转接功能外,还作为发卡机构与收单机构。
银行卡产业是典型的双市场网络产业,具有复杂的网络效应。持卡人越多,则发卡市场所对应的发卡网络对商户的价值就越大;而商户越多,则收单市场所对应的收单网络对持卡人的价值就越大。更多的商户会吸引更多的持卡人,而更多的持卡人也会吸引更多的商户,以此形成正向反馈。

双市场跨边网络效应


由于这样的网络自我加强效应的存在,以及银行卡跨行交易转接清算这一基础网络建设一般需要巨大的成本,所以整个银行卡组织一般具有垄断性质。在网络规模效应成型后,银行卡组织很容易取得超额利润,因此银行卡组织与发卡方、收单方也并非没有矛盾冲突:一方面,作为发卡方,大银行发卡较多,也有比较多的收单设备和营业网点,大银行一般更希望突出宣传自己的品牌,比如在银行卡上更突显自己银行的LOGO而将卡组织的LOGO变小甚至放到卡的背面。而小银行则希望借助银行卡组织的强势,发行和大银行功能接近的银行卡。
不仅如此,封闭式的银行卡组织还亲自涉足收单等领域,与收单市场的参与者产生竞争,而收单方一个重要的参与者又是银行。因此大银行也更希望跳过卡组织,自行完成从发卡到收单到清算的全部业务直连。2002年VISA向法庭提交起诉书,起诉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First Data(第一资讯集团)违反银行卡组织的规定,与银行卡组织内成员银行绕过VISA net系统进行直连(private arrangement),2006年First Data与VISA达成和解,将自己的直连系统接入到VISA net系统中。


国外支付清算行业
银行卡组织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了包括VISA、万事达(MasterCard)、JCB、大莱卡和美国运通卡等银行卡组织。
1958年美国银行开始发行美国银行卡(BankAmericard),1966年设立了子公司美国银行服务公司(Bank of America ServiceCorporation),授权其他银行发行美国银行卡。但是其他银行不愿意受制于一个与自身有竞争关系的银行同业,因此美国银行放弃了对其他银行发行美国银行卡的控制权,1970年由发行美国银行卡的各银行共同成立NBI(National BankAmericard Incorporated),该组织于1976年从美国银行中独立出来,成为VISA国际组织。美国银行至今是VISA的第一大发卡行。
从1976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VISA并非一个盈利组织,而是一个会员制的非盈利组织。由各个区域的银行会员们分别运作,包括VISA美国,VISA加拿大,VISA拉丁美洲,VISA亚太,VISA欧洲。直到2007年,各区域的VISA进行了重组,除了VISA欧洲仍保留会员制协会的组织结构外,其余部分合并为VISA Inc.成为一个被授予许可经营权的机构,并于2008年在纽交所上市,正式成为了一家股东所有的的盈利法人。
目前VISA全球电子支付网络是世界上覆盖面最广、功能最强和最先进的消费支付处理系统。在全球拥有超过2400万个特约商户接受VISA卡,合作银行约2.2万个,发卡逾10亿张。

开放性卡组织VISA的业务模式


与此同时,1966年,为和美国银行竞争,富国银行等一些银行创立了银行间卡协会(ICA,Interbank Card Association),这是MasterCard的前身,它一开始就不是被一家银行所控制,而是由各银行共同协商决策。美国银行卡体系也很快转变为这种模式。随后陆续与世界其他地区的银行结盟,包括欧洲,日本,墨西哥,澳大利亚,南非等。2002年与Europay国际(欧洲的银行间支付组织)合并,并且由一个银行间组织转变为私有股权公司,正式更名为MasterCard国际。2006年MasterCard在纽交所上市。


MasterCard的业务模式与VISA类似


VISA和MasterCard都是开放性的银行卡组织,其收入和盈利主要来自于向银行提供自己的支付结算产品和解决方案的服务费用,刷卡交易产生的授权、清算、结算、网络接入等数据处理费用,以及在国际跨境交易处理和货币兑换活动产生的国际交易收入。
JCB卡是源自日本的世界通用信用卡品牌,成立于1961年。日本信用卡起源于开展消费信贷业务的百货公司。1951年日本信贩公司发行了带有信用卡性质的联券,用于开展分期付款业务,并从会员的工资中分期收款。1961年,日本信贩公司和三和银行成立了JCB信用卡公司。目前JCB同VISA和MasterCard一样,也是一个开放性的银行卡组织,在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可在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使用,拥有约8400万持卡人。

源自日本的开放性卡组织JCB卡


VISA和MasterCard是典型的开放式卡组织,而封闭性卡组织方面,以大莱卡和美国运通卡为代表。
1950年,美国商人弗兰克·麦克纳马拉与好友施耐德在纽约创立的“大莱俱乐部”(Diners Club),俱乐部所发行的大莱卡是世界上第一张由塑料制成的信用卡。目前大莱卡发行量4.1亿张,可与世界上64个国家和地区联网。另外还有自1958年开始发行的美国运通卡,目前美国运通卡在68个国家和地区以49种货币发行,拥有超过6000万名持卡人。
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美国运通卡和大莱卡形成了自己发卡、自己收单、自己清算的交易闭环。美国运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纳德(KennethI. Chenault)曾说,“大多数人认为美国运通只是一个卡组织,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我们是将其作为一个平台公司来运作的。”

封闭性卡组织大莱卡和美国运通卡


我国支付清算行业
1979年12月,中国银行业第一次开展银行卡业务。1985年3月,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发行了我国第一张银行卡。至此之后,中国银行的“中银卡”、工商银行的“牡丹卡”、建设银行的“龙卡”、农业银行的“金穗卡”、交通银行的“太平洋卡”都一一发行。但是到90年代20世纪初,各家银行都有自己的银行卡,一家银行一台POS机,商家往往需要准备许多台不同的POS机来应对持卡人刷卡消费。
1993年以后,各地陆续推出了银行卡服务中心,这个中心是区域性的,用来对接一个城市或者一个省的银行卡信息,解决了同地区刷卡联网,这也是银联的前身。到2001年3月,银联开始筹备,当时请来了VISA、MasterCard,美国First Data和日本JCB,一起研究中国的银行卡组织。

2002年3月,中国银联成立


为了不把国内的清算市场拱手让与他人,甚至随着中国出境消费的快速增长,想从国际清算中分一杯羹确立自己的话语权。当时筹备组拒绝了国外机构的参与,坚持建立自己的清算组织。到2002年3月,中国银联成立,包括了各银行共85家金融机构成为了中国银联的股东,中国银联成为了一个股份制公司,成为了国内唯一一家清算机构。
从规模上来看,根据尼尔森公布2015年全球银行卡报告显示,包括VISA、MasterCard、中国银联、JCB、大莱卡和美国运通卡在内的全球通用银行卡在2015年共完成了2270.8亿笔商业消费交易,同比2014年增长了16.1%。其中VISA卡约占56%,MasterCard约占26%,银联约占13%,美国运通卡占3.21%,JCB卡占1.23%,大莱卡占0.98%。其中银联的信用卡和借记卡在商户的消费笔数增长了47%,远超全球同业平均16.1%的增速。

尼尔森公布2015年全球银行卡报告


从消费金额来看,2015年商务和消费者个人商业消费总额为25.71万亿美元,比2014年增加了16.4%,平均每笔交易额113.22美元。VISA和MasterCard占总额的56.62%,比2014年的60.04%略有下降。与此对比,银联消费金额同比增长了30%,总金额占比已经达到了37.93%。


第三方支付与互联网支付的兴起
1998年,PeterThiel和Max Levchin建立了PayPal,创立了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随着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安全、信誉等方面的稳定性给了消费者良好的心理预期,再加上现代电子商务服务越来越迅捷便利,自从2004年起,电子商务已经逐渐转变成一种流行的支付方式。相当多的消费者都愿意通过网上支付的形式来购买商品。

1998年PayPal创立,支付宝和财付通相继在2004年和2005年设立


我国的第三方支付快速增长也始于2004年,阿里巴巴在2004年12月创立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腾讯也于2005年9月正式推出了财付通。近十年来,第三方支付快速发展,根据易观智库的统计和预测显示,过去几年我国第三方支付保持了超过50%的增长速度,未来仍将有超过30%的增速增长。

易观智库预测我国第三方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与增速


从国内首度产生到现在规模庞大,不过十年时间,第三方支付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企业贸易、网络购物、订购机票、生活缴费等等。随着第三方支付的规模越来越大,监管政策也随之出台:2010年6月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将其界定为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使用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概念,将目前这些第三方服务定义为“非金融机构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机构提供网络支付、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等部分或全部货币资金转移服务”。非金融机构如果要提供支付服务,就应当按照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即俗称的支付牌照,成为支付机构。
根据央行的《管理办法》,第三方支付牌照共涉及七种支付业务,分别为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预付卡发行、预付卡受理、固定电话支付和数字电视支付。目前以移动支付、银行卡收单以及互联网支付最为抢手。截止2015年2月,已发放的牌照中,预付卡发行与受理(160家)、互联网支付(103家)、银行卡收单(60家)、移动电话支付(43家)、固定电话支付(13家)、预付卡受理(6家)、数字电视支付(5家),总计近300家。
2015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停发支付牌照,支付牌照收购逐渐变成了一桩水涨船高的“壳买卖”。除了腾讯、阿里巴巴以外,万达于2014年底以3.15亿美元收购了快钱68.7%的股权,并控股后者;仅2016年已经有1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收购:

2016年以来截至2016.9有关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并购


一开始,第三方支付和银联井水不犯河水,第三方支付专注于线上,银联深耕于线下支付,第三方支付在线下铺设收付渠道一度被叫停。不过,近年来第三方支付线下的支付又开始放行,越来越多的二维码支付模糊了线上与线下的界限。在第三方支付蓬勃发展后,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就有了绕开银联作为清算组织的技术条件和动机,尤其是在银联介入收单或者发卡市场的情况下。
此前,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直连,其备付金可以分散存放在各家银行的分行中,对于银行来说是一笔大的存款,但是也衍生出来交易不透明,可能出现洗钱、诈骗的情况。2016年4月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央行推动清算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共同建设网联,向人民银行申请清算业务牌照。网联平台类似于网上的VISA,只负责清算,入股方只有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不入股,银联亦不参与。网联建立后,央行要求备付金统一存放,资金流向对央行透明,便于监管。简单来说,央行的意思是:我不改变你的市场地位和格局,但是我要能随时查看你的资金流向。

上一篇:中国新机遇:工业升级 ── 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2)
下一篇:解析机器人行业之民用无人机 ── 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4)
其他动态
More Views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