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视点动态 » 研究成果 » 产业洞见
中国服务业崛起 ── 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1)
 Munger & John          2016-09-13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
提出要大力发展面向民生的服务业,大力发展市政公用事业、房地产和物业服务、社区服务、家政服务和社会化养老等服务业; 大力发展教育、医疗卫生、新闻出版、邮政、电信、广播影视等服务事业;大力发展旅游、文化、体育和休闲娱乐等服务业, 优化服务消费结构,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

OECD国家后工业化时期服务业结构性改变
服务业快速增长是发达国家工业化后期的一个阶段性特征,如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快速增长,教育、医疗等现代消费性服务业的增加值比重持续上升。
服务业是包含较多分支行业部门的庞大产业。在后工业化时期,服务业不仅在总量上快速增长,而且在内部结构上也会发生改变。目前中国国家统计局(1985)依据效用的不同,将服务业划分为四个层次:1.流通性服务业;2.生产性服务业;3.消费性服务业;4.政府公共服务业。

表1、根据服务行业部门的效用与属性对服务业进行归类


OECD国家研究了1970-2005年OECD国家各分支服务行业部门占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发现各服务行业发生了变动:商业、运输仓储业占服务业的比重明显下降,前者降低近7个百分点,后者降低2个百分点;金融保险业、商业服务业、房地产业、市场化教育医疗部门的比重明显上升,四行业部门分别约上升2、3、2、1个百分点;通讯业、文化娱乐业比重上升略升;旅馆酒店业、家庭服务业、政府公共服务部门的比重35年期间虽有升降的变化,但2005年较之1970年,三行业部门的比重变化不大,保持大致稳定。

表2、1970-2005年OECD国家各分支服务行业部门占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


要精练概况服务业内部结构演变特征,依照流通服务、生产性服务、消费性服务、公共服务将众多服务分支部门进行归类统计,可以发现OECD国家在后工业化时期,服务业的结构也发生改变。
1970年,比重最大的是流通服务业,2005年,这一行业比重明显缩小,换言之,伴随OECD国家服务业占GDP比重增大,流通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会反向减小。生产性服务业、消费性服务业占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则反而增加,伴随OECD国家服务业占GDP比重增大,两者占服务业比重均会同向增大。

表3、1970-2005年OECD国家服务行业结构性变化


在OECD国家的统计中教育医疗是指市场化的教育医疗部门,它只占OECD国家教育医疗服务的小部分,大部分的教育医疗服务以缴税和缴纳保险的形式由政府公共服务部门提供,即公共教育医疗服务被包含在政府公共服务之中,因此可以由此判断消费性服务有可能被低估。
但也可以发现随着GDP的增长,服务业所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而服务业内部也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流通服务占比减少,生产、消费性服务明显增长。

 
东亚国家与地区的情况 
台湾地区:
台湾经济开发始于60年代。土地改革之后,台湾靠着为数众多的家庭手工,逐渐发展成后来的“中小企业”,1964年台湾经济成长率首次出现二位数的成长(高达12.3%)。1975—1985年间为资本密集时代。此段期间,台湾在累积了技术与外销的丰富经验后,台湾经济开始起飞,产业蓬勃发展,外销使得企业规模逐渐变大,产业开始从事多角化经营,而集团企业也因此诞生,例如台塑、新光、国泰、台南企业等。而在1995年后,台湾传统产业开始向大陆、东南亚转移,对外投资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主体。

数据来源:wind


从可支配收入角度来看,也大致符合这样的历程。台湾平均每户可支配收入从1976年的10万新台币左右,快速增长至1995年的90万新台币,然后缓慢增长至2015年的100万新台币。但是随着收入的增长,可以发现台湾的消费结构也在发生改变:运输交通及通讯消费支出占比保持稳定增长,娱乐教育文化服务消费支出占比在经济腾飞后快速增长,而在人口结构老龄化之后保持稳定,而相对应医疗保健支出占比突飞猛进。


日本:
日本经济在战后迅速恢复,与台湾相比,日本经济腾飞更早,在1955-1972年保持了超过10%的高速增长,然后转为3%-5%的低速增长,而到1990之后,日本经济陷入了长期停滞,从1994-2014年的20年左右,日本的GDP和国民收入长期在一个区间波动。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但是,日本的医疗费用/国民收入占比却一直在提高。从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来看,日本在2011年国民医疗费用已经达到38.59兆日元,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也从1955年的4%左右,增长至了11%。

数据来源:日本厚生劳动省


教育方面,根据日本负责统筹日本国内的教育、科学技术、学术、文化和体育等事务的文部科学省统计,加上所有课外补习等费用后,日本私立幼儿园的学费总额达到了人均接近50万日元,是公立幼儿园的2.2倍;私立小学人均学费超过150万日元,是公立小学的4.8倍;中学与高等学校的学费也均在百万日元左右,均是公立学校的2.5倍以上。


数据来源:日本文部科学省


除去政府补贴,再加上课外活动费用,即使全部选择公立学校,从幼儿园至大学15年也需要523万日元,平均每年支付接近35万日元的费用。根据日本近年来360万日元左右的每户每年消费支出来看,实际教育消费占比接近10%。如果考虑日本有82.7%的幼儿选择私立幼儿园,32%的大学生就读于私立大学,以私立-公立-公立-私立计算,15年总共需要784万日元,每年支付52万日元的费用,实际教育消费支出要接近15%。
以上这些计算只基于日本每户家庭只生育1名子女,而根据厚生劳动省统计,2015年日本生育率为1.46,实际教育消费支出应该更高。

数据来源:日本文部科学省


中国:
中国经济发展始于1979年之后,而在1992年之后,中国经济保持了超过10%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开始腾飞。

数据来源:wind


而从可支配收入角度来看,中国平均每户可支配收入从1992年的不到1万元,快速增长至5万元以上,随着收入的增长,我们的消费结构已经悄然发生改变,运输交通通讯占比已经开始上涨,而娱乐教育文化、医疗保健等消费性服务业还没有发生改变。我们的私立医院与学校与日、台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但是可以相信,我们已经处在历史的转折点。未来随着收入增长,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提升,服务业内部结构是否也会像其他国家一样发生改变?


原因:为什么服务业内部结构发生演变?
什么导致了服务业内部结构演变?消费性服务业快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其深层因素主要是两个:人均收入与城市化水平
随着人均收入水平提高,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呈现增大趋势,工农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则相对下降。这是产业结构演变的基本规律之一。后工业化时期,工农业比重相对下降、工农业增速放缓,必然影响与工农业产品的生产与流通密切相关的运输仓储业与商业,两业的增速会放缓。加之,这一时期工业产能相对需求经常会出现过剩,亦会负面影响与制造业、工业产品生产与融通紧密相关的流通服务业,批发零售商业与运输仓储两业增速会明显放缓,占服务业的比重趋于下降。所以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会导致流通服务部门比重下降。
后工业化时期,人均收入提高较快,人们可以通过购买家电或雇佣市场化家庭服务替代自我家务劳作,闲暇时间由此增多。这一时期,人们消费需求层次已由生存型向享受、发展型方向发展,能够愉悦身心、提高生活水准的、依赖较高收入弹性的消费性服务,如娱乐文化、旅游休闲等由此获得较快发展,消费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趋于上升。所以,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会带动消费性服务部门发展,致使该部门比重上升。
城市化水平与消费性服务业发展存在密切关系。消费性服务业是在城市化进程中不断繁荣发展起来的,后工业化时期城市经济的良性循环较大程度上依赖于各种消费性服务需求的实现。城市化水平与消费性服务发展之所以存在密切相关关系,前文所指的城市化水平提高过程中引致的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人们闲暇时间增多是重要原因,此外,还有城市化从需求激发和供给创新两方面强力拉动消费性服务业发展。
城市化水平提高的进程亦是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的过程,人均收入水平提高,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必增大,工农业比重相对减小,且服务业内部,新兴服务分支行业独立形成并逐步发展。因此,伴随城市化水平提高,与工农业生产流通密切相关、传统的流通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反而会下降。
不同经济发展阶段,服务业内部居于主导地位的行业不同。工业化过程中,属于流通服务业的商业、运输仓储业由于与工业生产流通密切相关,所以居于主导地位,此类服务行业占整体服务业比重居最大份额;而在工业化后期及后工业社会时期,与工农业生产与流通密切相关,传统的流通服务业比重增长放缓。


我国的未来: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服务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从1978年的23.4%上升到2013年的46.1%,但根据国际发展经验,中国服务业目前仍非常滞后。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各国(地区)在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时的服务业比重分别为:美国(1972,61.86%)、欧元区(1977,56.39%)、日本(1977,57.27%)、巴西(2006,65.76%)和墨西哥(2002,69.57%)。按现汇汇率计算,2012年中国人均GDP为6091美元,而美国、日本和巴西等国在同样发展阶段时,服务业占GDP的比重都远远高于中国目前的水平。
与其他各国相比,中国服务业发展滞后,一方面缘于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缓慢,与制造业增长不协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较低;另一方面,目前消费性服务业占GDP比重的增长也很缓慢,并存在内部结构失衡问题,特别是满足文化和社会交往等更高层次需求的现代消费性服务业增长缓慢,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从2004年到2011年,教育业,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与娱乐业三个行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下降了0.01%、0.05%、0.02%
但是,近年来,中国总体的研发投入增长迅速,信息技术、互联网、运输技术等技术进步明显加快,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服务业生产效率,甚至零售、餐饮住宿等传统服务业的生产效率也因受益于电子商务等技术的发展而显著提升;同时,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又提供了丰裕的高技术人才,劳动力技术禀赋的演变应该是影响中国消费性服务业增长与结构升级的重要因素。
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可以估计,随着收入增长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服务业占GDP的占比会越来越高,消费性服务业代表服务业内部结构升级方向,其占比也会逐渐取代现有的流通性服务业。所以我们认为,消费性服务业会享受服务业增长与服务业内部结构演变的双重红利,为了顺应这一趋势,我们格外关注娱乐文化、家庭服务、可市场化的教育医疗、通讯等消费性服务部门发展。从OECD国家、台湾、日本的经验来看,这些部门是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是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服务的关键,未来消费性服务业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中国新机遇:工业升级 ── 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2)
其他动态
More Views &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