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视点动态 » 公司新闻
创璟资本黎芳宏:跳出半导体投资的黎明前夜
 安多          2019-10-25

2000年初,中国半导体行业仍处在一片沉寂中。

 

但在全球视角,这一年,世界半导体销售额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2000亿,创下历史记录。此时,美国半导体企业强势而立,大杀四方。当年,中芯国际刚刚成立,国内半导体晶圆代工才刚刚出发。

 

同一时期,刚毕业的黎芳宏收到美国知名芯片公司Cypress抛来的橄榄枝,开始了四年的可编程片上系统PSoC芯片的设计工作。

 

四年后,黎芳宏从设计岗升职,并前往Cypress上海分公司从事芯片应用工程的工作,完成了从设计到应用,从研发到市场的第一次转身。两年后,她加入国内一家知名投资机构从事科技领域的投资,由此处启程,黎芳宏完成了从技术到投资的第二次转身。

 

另一个半球的中国芯片市场,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近一两年,除了中央及地方成立的千亿级产业基金,众多VC/PE机构也在半导体领域有着长期的布局。国内半导体领域投资开始走热。裂变自中恒星光投资集团,专注于半导体和企业服务软件早期投资的创璟资本从2016年出发,开始寻找这一高科技领域潜在的独角兽。截至目前,创璟资本累计投出规模14亿,管理规模35亿,IRR达到40%,在所有投资的企业中,8成项目已完成后续融资且估值上涨。

 

“到年底前,我们还有几个项目完成退出,今年应该是我们回报丰厚的一年。”

 

创璟资本合伙人 黎芳宏

 

 

走出半导体“三角洲” 投资拐点前夜


2018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芯片和半导体,这一数量甚至超过了中国的石油进口总额。

 

从现状看,芯片和半导体是现代电子产品的基础。由于中国依然是全球工厂,对这些产品的大量需求也不足为奇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半导体行业。根据IMF测算,每1美元半导体芯片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 10 美元产值,并带来100美元的GDP,这种价值链的放大效应奠定了半导体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

 

从2013年到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从3,056 亿美元迅速提升至4,688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8.93%。根据 IC Insights 统计,从2013 年到2018 年仅中国半导体集成电路市场规模就从820亿美元扩大至 1,550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3.58%。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极其富有诱惑力的未来,却并未引来更多资本。现实是,半导体行业中的芯片制造等产业链底层赛道一直以来并不受国内VC所看好。成本高、投资周期长、回报慢的“死亡三角洲”,是投资机构不愿触碰这一领域的关键原因。

 

在黎芳宏看来,虽然半导体领域投资难度大,但是前景广阔。尤其是专用芯片、模组等,以及早期的公司,更适合VC进行投资。

 

从目前产业链的组成看,制造环节和通用芯片等资本密集型领域短期内很难弯道超车,一般都是央企和国字头资金支持。而一些专用细分产品方面,中国芯片市场大有可为。

 

黎芳宏介绍,2019年以来,创璟资本在半导体领域关注的方向主要为光电、射频、功率器件等细分市场。

 

从去年中兴事件,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加剧,让中国“强芯”梦越发急迫。“从进口替代到自主的一线品牌,中国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半导体创业企业。而伴随小米、华为等国产手机厂商的崛起,一些依附于这些大厂的初创芯片企业有了很多机会。”

 

不过,半导体行业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黎芳宏介绍,芯片企业的产品想要进入国际大厂的供应链名单,需要多年的尝试和不断的产品迭代。目前,创璟资本投资的阶段以Pre-A到B轮为主,之所以集中“拐点前夜”,主要由于这一阶段的企业产品和商务能力等方面已经过一定考验,在资本注入之后有望实现销售放量。

 

“老师傅开餐厅,接下去起量很快。”从另一层面看,这一阶段,企业估值也较为合理。

 

在赛道的布局方面,黎芳宏倾向于卖水的,而非挖金的。“我们不一定非要去挖金,做卖水的可以避免一定的风险。”目前,创璟资本偏重于光电、功率器件和射频等赛道的投资机会。但她也直言,对于新产生的市场需求,创璟仍是小心观望。

 

近一两年,新能源汽车手持人民币气势汹涌的冲进资本市场。与这一行业相关的产业链也进入爆发的前夜。对于新能源整车行业,创璟并没有一股脑的冲进去,却在下注产业链上游的功率器件。“我们还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做事,保持冷静。”

 

 

 坚定造“芯”克制投资

 

冷静即克制,在成立四年中,创璟投资了包括大疆创新、奇虎360、360金融、DaoCloud、鲲游光电等在内的优质项目。量少质精,这种速度的克制,也为创璟带来优质的回报。大疆创新自不必说,已经成长为全世界级别的无人机独角兽企业,DaoCloud在获得创璟资本投资后,一路过关斩将,营业收入增加4倍,奇虎360回归A股,360金融也已于去年成功赴美上市......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鲲游光电。

 

2017年,黎芳宏主导了对鲲游光电的天使轮投资。鲲游光电拿到这笔千万级别的投资时,距离其成立还不足一个月。当时,鲲游光电团队只有3个人。

 

业内对芯片投资一直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众所周知的是,芯片领域投入成本高、投资周期长、回报慢,这个行业的三角洲特点,让不少投资人望而却步,不是所有VC都爱芯片制造。

 

尤其像鲲游光电这类刚刚起步的企业,更是鲜少有人触碰。黎芳宏决定天使轮投资时,几乎是只看过PPT。对她而言,选择关键点在于赛道和团队能力。

 

据了解,鲲游光电是一家专注于晶圆级光芯片的研发与应用的高科技企业。在我国,光芯片的核心基础能力薄弱,与发达国家相比,呈现出“应用强、技术弱、市场厚、利润薄”的结构。

 

目前该领域基本被国外厂商垄断,国外大厂占据了国内高端光芯片、电芯片领域市场的 90%以上份额,而国内大多数芯片均依赖进口。与此同时,这又是一个巨大的蓝海。数据显示,2015 年光器件市场规模为 77.70 亿美元,2020 年有望达 123 亿美元。

 

百亿市场待填补,鲲游光电所处的跑道极宽。

 

真正让黎芳宏下决定投资的,还是鲲游光电的创始团队在技术路径上的选择,“最初接触的时候,创始团队就看好光电产品在C端的发展,这与我们对行业的看法不谋而合。”此外,强大的创始团队从业背景也是创璟下注的重要原因。

 

鲲游光电CTO吴兴坤教授曾任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资深科学家、富通光纤总工程师,之后任教于浙江大学,在微光学领域有20年深厚积累,兼具技术、产业和学术研究能力。董事长林涛毕业于浙江大学光电系竺可桢学院工高班,以英特尔学者取得全额资助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并获得光电子博士学位。

 

林涛不仅有专业的技术背景,更有着极强的商业能力,曾担任过麦肯锡公司全球副董事合伙人、复星昆仲资本合伙人,在高科技领域的战略运营、并购融资等领域拥有10多年实操经验。一手是全球级别的技术研发能力,另一手则是企业运营和强悍的融资能力。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投资选择的正确。投资两年半,鲲游光电已经为创璟资本带来超过20倍的账面回报。

 

“虽然我们投资时,鲲游几乎只是一个PPT,但是他的逻辑是清晰的,团队也有足够强的执行力,事实证明当时的产品规划都已落地并且实现量产。”

 

 

 接地气的十亿市场大生意

 

 “我们希望把有限的资金用在真正好的项目上。对于赛道的天花板,我们的标准是十亿起。”

 

创璟资本的投资速度并不快,黎芳宏在赛道内看了无数项目,总想投资最对的那一家。关于“对”的定义,她第一个想到的词是“接地气”。

 

二级市场上,以汇顶科技、长电科技、中芯国际为首的芯片企业,市值高企。截至目前,汇顶科技市值已超过千亿大关。这激发了半导体企业为自己设定了极高的目标。但在黎芳宏看来,创业型芯片企业的定位不宜过高。最适宜的路径应从细分领域入手,进入发展稳定时期再向高端走。”

 

卓胜微电子就是这样一家由低走高的企业。今年6月,卓胜微电子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创业初期,卓胜微从事手机电视芯片的研发,彼时,恰逢手机从2G向4G升级转型,没有人再去看CMMB,也不再需要模拟电视。卓胜微不得不选择转型。从2010年左右,卓胜微转型开始做射频芯片。

 

在此后的发展中,卓胜微凭借射频开关和LNA芯片两大核心产品,一跃成为全球第五大、国内技术领先的射频开关设计公司,客户涵盖三星、小米、华为、vivo、OPPO等多家手机品牌厂商。其中,射频开关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5%。

 

在黎芳宏看来,创业企业在芯片之路上一路荆棘,只有选择一条相对细分的路径开拓技术,在产品成型后,再选择扩宽护城河才是上上策。“芯片企业要经历复杂的设计和制造、封测等环节,同时需要不断返工打磨和技术调整。自身定位过高在起步阶段会很艰难,目前许多高附加值芯片依赖进口,想要替代进入大厂供应链名单需要长时间的艰苦经营。要获取市场就必须实现差异化竞争,给客户提供更高性能或价格更低廉的产品,更难的是如何建立口碑并获取客户的信任,失败风险很高。”

 

除了自身定位要准确,黎芳宏也十分关注企业的灵活性。“芯片企业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死亡谷,从设计-验证-制造-封测中的每一个环节不能出现一点错误。除了这一流程,还有可能面对行业技术性巨大的变革,比如擅长的技术路径突然面临被淘汰这都是有可能的。”

 

黎芳宏这一担心不无原因。

 

20世纪70年代末,波士顿128号公路地区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电子产品创新中心,当时,这一地区的地位不亚于硅谷。

 

盛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台式电脑和微型电脑开始崛起,但128号公路仍固守大型机这一阵地,随后被硅谷以微软和英特尔组成的生态圈的势力掩埋。

 

“遇到变化,企业需要及时转换方向才能存活下去。我们喜欢那些能弯腿下腰的创业者。”

 

从产品样品到客户导入,再之后是根据市场反馈不断返工、打磨和技术的调整。在客户批量使用过程中,还会发现一些此前看不到的问题,并不断徘徊在良率和成本之间。芯片行业有一个十倍定律,一个错误越晚发现,造成的损失就越大,因此芯片企业需要采取合理的机制让错误被尽早发现甚至避免,这对创业者的管理智慧和企业文化的顶层设计是极大的考验。

 

除此之外,不同职务的经历也让黎芳宏认识到,一家半导体公司不光是研发要强,它更像是一个系统级的工程,在产品、市场、供应链管理等方面都非常重要。这样一个高技术密集、高集成的产业,投资风险也是巨大的。想要走过半导体的死亡“三角洲”,就需要投资机构更小心的试探,更精准的寻找目标。从创璟资本的路径来看,慢一点,可能就是快一点。

 


上一篇:⌠创璟喜讯⌡创璟资本荣获36氪·2019年最受创业者欢迎创业投资机构榜单
下一篇:暂无
其他动态
More Views & News